退出閱讀

翡翠船

作者:諸葛青雲
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十一章 玉觀音

第二十一章 玉觀音

上官玄等三人同聲恭應道:「明白了。」
半晌,才緩步走向金石堅與周一民的座位前,金、周二人連忙含笑起身,同聲說道:「梅少俠請坐。」
這三位,恭應著舉手一揮,當先向樓下走去,其餘群豪也紛紛起立相隨,霎時之間,這偌大一間酒樓,已只剩下寥寥一二十人。
周幼梅目光深注地問道:「你,怎麼知道我是女扮男裝的?」
周幼梅淡淡地一笑道:「也許有一天,會有人要吃你們的肉,剝你們的皮,但卻決非我梅小民……」
文素瓊笑問道:「那該叫你什麼呢?」
黑衣婦人笑了笑道:「先別談這些,且讓我告訴你,我究竟知道你多少秘密。」
黑衣婦人接口道:「就是那女人比男人要細心的問題。」
周幼梅方自眉梢一軒,耳中傳音又起道:「別以為你身手不弱,娃兒,在公冶如玉的面前,你還差得太遠了哩!」
周幼梅「哦」了一聲,笑道:「那也不盡然,我也曾同柳莊主的女兒打過交道,可是,那位柳如眉姑娘,就不曾瞧出我什麼破綻來。」
接著,又微微一怔道:「怎麼?你連令尊也要瞞著嗎?」
「這個……」周幼梅笑了笑道:「我還沒想過,總之,要看以後的情形而定。」
但目前,這酒樓上所有正邪群豪中,似乎都沒人認識她,只有柳如眉一人,對她那身材輪廓,略有似曾相識之感而已。
「好的,好的。」金石堅連連點首接道:「夥計,算賬……」
話到人到,香風一閃,周幼梅面前,已多出一位黑衣蒙面婦人,她,向著周幼梅笑了笑道:「這破廟中,可能空氣不太好,咱們還是改去廟後的竹林中一談,可好?」
周幼梅訕然一笑道:「當時,您沒問過林二俠?」
黑衣婦人正容說道:「周姑娘,你這種信守不渝,擇善固執的精神,不但使我由衷地敬佩,也使我非常感動,但願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,也好為這江河日下的澆薄世風,樹立一個良好的楷模。」
接著,她已先行就地坐下,指著身前的空地,含笑說道:「丫頭,先坐下來,咱們慢慢談。」
周幼梅眉梢一揚,披了披嘴唇道:「除非你能替他們撐腰,否則,那是他們自討苦吃!」
文素瓊點點頭道:「這個,我不反對。」
文素瓊道:「三天之後,他們倆兄弟,都先後神秘地走了,而且過了一個月,都杳無音訊,於是,我一氣之下,也離開了林家堡,像你一樣,女扮男裝,在江湖上晃蕩。」
「謝謝您的誇獎!」周幼梅幽幽地一嘆道:「但願如此。」
總算他頭腦反應夠快,心頭一急之下,居然急出靈感來,連忙話鋒一轉說道:「上官神君,你方才說www.hetubook.com.com的『自請處分』,是否指對令師而言?」
上官玄等三人臉色接連數變之後,還是由柳伯倫訕笑著答話道:「少俠說笑了,咱們三人,也算是各霸一方的首腦人物,又怎會有什麼『貴上』的……」
一頓話鋒,又輕輕一嘆道:「也許咱們之間,難免一搏,不過卻不是今宵……」
話說出口,又覺得不妥,而陡地頓住,儘管她此時是喬裝改扮的假男人,那「俊」臉上,也沒來由地飛上兩朵紅雲。
黑衣蒙面婦人猶豫有頃道:「我是什麼人,你最好是莫問。」
黑衣蒙面婦人那透過幛面絲巾的冷厲目光,凝注周幼梅半晌之後,才點點頭道:「年紀輕輕,能有這一份身手,委實值得自豪,自傲!」
黑衣婦人沉吟半晌,才喟然一嘆道:「這些年來,連我自己,也幾乎忘了我是誰了,借這機會,同你談談也好。」
「不錯。」周幼梅正容接道:「據我所知,江湖三大中,只有貴莊對林少俠,還在敵友未定之間,如果柳姑娘能一秉初衷,對林少俠愛心不渝,並好好運用你的影響力,則不久的將來,貴莊當可免除這一場浩劫……」
周幼梅笑道:「就因為你是老太婆了,所以才要戴著絲巾?」
文素瓊輕輕一嘆道:「說來也很簡單,那就是從洞房花燭夜起,接連三夜,林永年都是獨坐一旁秉燭觀書,直到天明。」
黑衣婦人笑道:「那可不能相提並論,你要知道,柳如眉還是一位黃花大閨女,對你這個『臭男人』,自然不便特別注視,才被你瞞過了。」
周幼梅笑了笑道:「咱們之間的稱呼,是否該改一下了?」
黑衣婦人笑了笑,問道:「是否令尊禁止你同林志強來往?」
「是的。」黑衣婦人長嘆著接道:「我就是文素瓊,也是林永年名義上的妻子。」
周幼梅愣了愣道:「什麼話啊?」
周幼梅不由截口訝問道:「難道您就是當年文堡主的令妹『玉觀音』……」
周幼梅笑了笑道:「男子漢,大丈夫,豈能背地暗算婦人女子!」
周幼梅注目接口問道:「以後,你們是怎麼樣分手的?」
黑衣婦人笑道:「姑娘謬獎了,已經是老太婆啦!還能淡什麼美不美的。」
不等周幼梅開口,又輕輕一嘆道:「不過,如今我卻深悔當初沒問個明白。」
黑衣婦人連忙止住她說道:「別緊張,至少我不是你的敵人。」
是的,愛與讚美,是滋潤女人心靈的兩大元素,這黑衣婦人雖然不是平凡女人,在這一方面,卻也不能免俗。
稱呼上由「你」而變成了「您」,足見周幼梅對這黑衣婦人,不但有了好感www•hetubook•com.com,也有了敬意。
文素瓊輕輕一嘆,沒接腔。
黑衣婦人幽幽地一嘆道:「那麼,你該知道,如今業已煙消雲散的文家堡堡主,曾經有一位胞妹……」
周幼梅搖搖頭道:「談過,他很為他二叔的傷勢擔心。」
文素瓊也苦笑道:「是的,一直到約莫一個月之前,才有江湖三大間傳出林永年隱居南昌的消息,可是,等我趕到南昌時,卻陰差陽錯,又遲了一步,林永年已被一個神秘的女人救走了。」
接著,她將與林志強的婚約,以及乃父對林志強的態度,扼要地說了一遍。
「不錯。」文素瓊同感地點頭道:「這些,我也聽說過。」
黑衣婦人抿唇一笑道:「年紀輕輕的,倒蠻會奉承人……」
周幼梅目注黑衣蒙面婦人,淡淡地一笑道:「看情形,你就是那個什麼公冶如玉了?」
「娃娃好大的口氣!」梯口適時出現一位黑衣蒙面婦人,冷笑一聲道:「如果他們三個不『滾』呢?」
柳如眉再度截口問道:「梅少俠,林志強現在何處?」
周幼梅不禁脫口問道:「那是說,你們洞房不曾同床……」
周幼梅接問道:「那是怎樣的怪事呢?」
她微頓話鋒,才淡笑著接問道:「姑娘,我方才所說的話,對不對?」
周幼梅朝乃父投過歉意的一笑,連忙笑道:「不敢當!二位前輩請坐!」
有了方才的傳音,周幼梅心知對方此舉必有深意,於是順著對方的語氣問道:「那你是什麼人?」
黑衣蒙面婦人默然凝注周幼梅,但周幼梅耳中,卻聽到一絲細如蚊蚋,卻是清晰無比的語聲道:「娃兒,別口沒遮攔的,我要是公冶如玉,你還有命在!」
這時,東方已現出魚肚白色,文素瓊目蘊淚光,仰首凝注天際曉星,幽幽地一嘆道:「當時,文、林兩家聯婚是一件轟動江湖的大喜事,可是,洞房花燭之夜,所發生的怪事,直到如今,我還是想不明白。」
話鋒微微一頓,才輕輕一嘆道:「當然,我的晃蕩,並非完全沒有目的,我希望能找著他們兩兄弟中的任何一人,問出個所以然來。」
文素瓊含笑著問道:「你說,該怎樣改呢?」
頓飯工夫之後,這三位已租了一艘烏篷小船,直放大江之中。
周幼梅苦苦一笑道:「我有不得不瞞他老人家的苦衷。」
文素瓊苦笑道:「我也不知道怎麼說……」
同時,也使酒樓上的其他武林人物,包括江湖三大中的手下人在內,一齊為之蹙起了眉峰,並將視線集中投射在上官玄等三人臉上。
黑衣婦人美目深注地問道:「林志強是被令師帶走了?」
「名義上的妻子?這話怎麼說?」
這時,和圖書兩人已走到廟後的竹林中,黑衣蒙面婦人止步截口笑道:「丫頭,我怎麼樣?」
被人家一言道中了心事,周幼梅不由訕然一笑道:「是的。」
當夜,黎明之前,周幼梅悄然出現在宜昌城北郊,一座破廟之前,她,微一猶豫之後,才向著破廟中揚聲說道:「閣下,我已經來啦!」
不等周幼梅再有甚反應,那黑衣蒙面婦人,立即冷笑一聲道:「我根本不知道公冶如玉是什麼人,你可別自作聰明!」
接著,又抿唇笑道:「從現在起,我就托大叫你丫頭,或者是幼梅了。」
周幼梅在她對面坐下之後,才注目問道:「先說,你是怎樣知道我是女扮男裝的?」
周幼梅身軀一震,截口接道:「你!」
接著,轉身向著上官玄等三人,左手做蘭花狀,微微晃了一晃道:「三位明白了嗎?」
周幼梅點點頭道:「你的話,好像頗有道理。」
話聲未落,人影一閃,業已穿窗而出。
黑衣婦人臉色一整道:「你同林志強,有著深刻的淵源,對嗎?」
三人重行入座之後,周幼梅目光微掠金石堅與周一民二人,神色一整道:「二位前輩,此間非談話之所,咱們得換個地方才好。」
文素瓊也正容問道:「在那傻小子面前,你打算瞞到幾時?」
以下的話是以真氣傳音說出,旁人沒法聽到,只見周幼梅傲然點了點頭道:「好!我準時到!」
周幼梅首先是「俊」臉一紅,接著卻苦笑道:「那麼,叫您阿姨如何?」
周幼梅漫應道:「那倒不是。」
「不妥當。」文素瓊接道:「這有兩個原因,第一,你與林志強還沒成親!第二,我和林永年之間,不過是掛名夫妻,如今更是事過境遷,連掛名夫妻也不存在了。」
黑衣蒙面婦人一面前行帶路,一面卻是頭也不回地笑道:「你可別在後面暗算我。」
周幼梅接問道:「就是文、林兩家,先後被仇家所毀的消息?」
周幼梅略一沉思,才一挫銀牙道:「我姓周,家父上一下民。」
遠處,夜空中傳來一聲輕笑道:「你很守時,比我還來得早一點。」
黑衣蒙面婦人徐徐揭下幛面絲巾,現出一張鵝蛋似的俏臉,嫣然一笑道:「這就是女人同男人不同的地方,女人比較心細,而男人卻都是粗心大意的,所以,你能瞞過臭男人的眼光,卻逃不過女人的觀察……」
說來也真令人費解,這艘烏篷小船,既不上行,也不下駛,卻盡在江中兜著圈子,那情形,就像是一艘夜間作業的漁船似地,一直在那浩蕩江中晃蕩了個把更次之後,才扯上滿帆順流向下游駛去。
黑衣婦人俏臉上,充滿了失望神色,搖頭苦笑道:「如果是我救走了林二hetubook.com.com俠,我還會拐彎抹角地向你打聽嗎?」
文素瓊也笑道:「晚輩有什麼不好,佔便宜的總是晚輩,像我,想做晚輩,也找不到適當的對象哩!」
「可是,經過三年的瞎闖,我連他們的影子也沒看到,而不幸的消息,卻接連傳來。」
「是……」
接著,又目光深注地問道:「方才,你是奉師命開導金石堅和周一民二人,教他們暫時避避風頭,可是嗎?」
黑衣蒙面婦人幛面絲巾微微一揚道:「隨你怎麼想都行。」
「那麼。」黑衣蒙面婦人揮手接道:「你們立即離去,另候指示。」
周幼梅沉思著接道:「叫您二嬸,如何?」
黑衣蒙面婦人,幛面絲巾一揚,冷冷一笑道:「有種!好!再見……」
這位黑衣蒙面婦人,就是曾經在南昌城中,與林志強打過交道並贈送林志強信物的那一位。
周幼梅笑道:「當然可以,誰教我是晚輩哩!」
黑衣婦人頗為關切地注目問道:「周姑娘,林志強是否同你談過他二叔的下落?」
周幼梅這一問,可使得這當今江湖三大的三位首腦人物,臉色齊都一變,半晌答不出話來。
幸虧文素瓊正沉緬於往事中,並沒注意這些,只是微微點首道:「是的。」
周幼梅目光探注著,欲言又止。
周幼梅一蹙眉峰,注目接問道:「江湖上三大中的首腦,又怎會聽你的話?」
周幼梅點點頭道:「好,悉聽尊便。」
「可以這麼說。」
不錯,這黑衣婦人,委實美得很,面部輪廓之美,與耳目口鼻等之安排,固然是沒得話說,連膚色也是白裡透紅,尤其是在一身黑衣的襯托之下,更顯得瑩白如玉,令人嫉妒。
周幼梅目注那黑衣蒙面婦人消失夜空,眉峰緊蹙,默然不語。
周幼梅正容如故地接道:「柳姑娘,只要你能記住我的話,你的心願,必然如願以償,但目前,卻不能與林志強見面。」
本來,這情形,也難怪一般人會感到大驚小怪。
她口中說得謙遜,但卻禁不住眉飛色舞,滿臉都是歡愉神色。
黑衣蒙面婦人低聲笑道:「我知道的事情,可多著哩!」
「是的,他只知道救走他二叔的,是一位青衣蒙面婦人。」
周幼梅正容接道:「在上面兩種情況之下,我是梅小民的身份,您叫我小民好了。」
「那還差不多。」黑衣蒙面婦人扭頭笑了笑說道:「我以為你插上幾根羽毛,學學公雞叫,就忘記自己是誰了哩!」
周幼梅冷然截口道:「那麼方才上官玄所說,拼著『自請處分』的那幾句話,又是什麼意思?」
周幼梅呆呆地注視著她,不禁脫口「啊」道:「你好美。」
周幼梅默然點首,黑衣婦人輕輕一嘆道:「這小子,總算否極https://m.hetubook.com•com泰來,但願他今後一帆風順,重整林家堡昔日雄風。」
「他也不知他的二叔,被誰救走?」
黑衣婦人「哦」了一聲道:「原來你就是周一民的掌珠。」
上官玄冷然接道:「這問題我拒絕答覆,柳莊主,你也不用管,看看他能否把咱們三個吃下去!」
周幼梅苦笑問道:「就是沒有林二俠的消息?」
周幼梅輕輕一嘆道:「據我所聽說的,那位林二俠,是一位到處拈花惹草的風流人物。」
周幼梅接道:「可是。照我的觀察,你最多才不過三十三四歲,正是女人發揮成熟美的黃金時代呀!」
周幼梅點點頭道:「是的,我都聽說過。」
柳如眉由乃父背後擠出,截口接道:「梅少俠指的人,可是林志強?」
「是啊!」
周幼梅不由心頭一震地,呆了一呆道:「你……」
周幼梅「哦」了一聲道:「阿姨,有個例外,在林志強面前,或者是公共場所,您可不能叫我『丫頭』或『幼梅』。」
試想:江湖三大中的首腦,是何等人物?平常,這三位中,任何一人跺跺腳,也能使整個江湖顫動,像這樣的人物,他們的上頭,居然還有所謂「貴上」,而這位「貴上」偏偏又是名不見經傳的人物,這情形,豈不令人困惑不解!
文素瓊點點頭道:「是的,也包括林家老大林大年被襲擊身亡的消息。」
周幼梅輕輕一嘆道:「也可以這麼說……」
黑衣蒙面婦人「格格」嬌笑道:「你,瞧不起婦人女子?」
「這是我個人的秘密。」黑衣蒙面婦人冷然接道:「我沒工夫同你糾纏,娃兒,如果你自信有種,明晨黎明時分,我在……」
周幼梅一頓話鋒,又若有所悟地一「哦」道:「那位救走林二俠的人,是否就是您?」
不等柳如眉答話,立即目光一掃上官玄等三人,沉聲說道:「我不吃你們,也不難為你們,但你們三個,必須率領你們的手下,立即滾開,滾得遠遠的!」
周幼梅點點頭道:「不錯。」
微頓話鋒,又注目追問道:「夫人,你究竟是什麼人?」
黑衣婦人苦笑道:「你是否想知道我的來歷?」
話鋒微微一頓,才以非常誠懇的語氣接道:「如果你不以為我是壞人,我希望先知道你是誰?」
周幼梅答問道:「幫手還沒到齊?」
周幼梅不由苦笑道:「也好,我洗耳恭聽。」
這一問,可使得平常口若懸河的柳伯倫,也不禁為之訥訥地道:「這個……可……可得……」
文素瓊不由苦笑道:「當時那情形,如果換上你,你會問他嗎?」
「令師,十之八九是古若梅……」
微頓話鋒,才沉思著接問道:「姑娘是武林世家子弟,當知道江湖上所謂『三莊、二堡、一神君』的傳說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