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出閱讀

翡翠船

作者:諸葛青雲
翡翠船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
0%
第二十五章 淒涼往事

第二十五章 淒涼往事

白文山截口接道:「已經快天亮了,賢伉儷還是歇一會兒吧!」
「自先嫂鬱鬱寡歡,去世之後,也就只剩下我和志強侄兒相依為命,一直到不久之前的南昌事變,咱們叔侄兩人,才硬給拆散……」
只見那半百老者垂首恭應道:「回青天大人,草民告的是本省撫台大人。」
「至於我,是他一手所撫養成人的親弟弟,這些年來,在外面花天酒地,享盡了艷福,比起他這位一向忙於事業的哥哥,可幸運得多了。
文逸民這一問,可使得早已肅立官轎後面的大小地方官兒,心頭直打鼓,手心中也出了冷汗。
周幼梅以一個遊學秀才的姿態,雜在歡欣鼓舞的人潮中,信步前行,一面運用她那特殊的聽覺和敏銳的觀察力,注意一些可疑人物動靜。
白文山不由笑問道:「當時林兄準備是要向令兄尋仇?」
白文山截口笑道:「這一點,林兄請儘管放心,姑不論他們不可能發現這石洞,縱然萬一發現了,憑這易守難攻的天險,咱們也可以殺他一個片甲不留。」
看情形,敢情是他們房間之中,忽然冒出了一個人來。
那半百老者恭應一聲:「草民遵命。」
文逸民端坐官轎中,目注那半百的老者,以溫和語聲說道:「老人家,請抬起頭來。」
文逸民端注少頃之後,才點點頭,冷然說道:「好!你詳細稟來!」
當然,這是她的目光特別銳利,當那刺客的匕首刺向文逸民的瞬間,她看得清清楚楚,文逸民並沒受傷。
林永年一蹙眉峰道:「白老弟想知道些什麼呢?」
白文山啞然失笑,重行坐下之後,林永年才幽幽地一嘆道:「不錯,我林永年是一個不求上進的花|花|公|子,因為先父去世太早,可以說,我是由業已慘遭橫死的先兄,撫養成人的。」
話鋒一頓,臉上肌肉抽搐著,長嘆一聲道:「可是,我所獲的消息,仍然晚了一步,當我星夜兼程,趕到蘇州時,那千人石上的一場龍爭虎鬥,業已結束,先兄倒臥血泊中,只有出氣沒有進氣了。
周幼梅不由心頭暗忖著:「這位傳說中慣於微服私訪的文青天,今天,倒算是例外的沒讓那些恭迎他的地方官,撲一個空……」
那半百老者點點頭道:「回大人,正是小老兒。」
白文山不禁截口苦笑說道:「令兄一代大俠,竟向自己的弟弟,提出這種為人不齒的要求,真是有悖常理,太過分了!」
旁立的文虎,蹙眉接道:「沒狀子,這官司如何打法!」
那陰陽怪氣的語聲笑道:「虧你們還算是『太行五鬼』的手下,居然對專門靠捉鬼為生的鍾馗,都沒聽說過……」
就當她意興闌珊地由人潮中擠上回城路上時,猛然聽到官道旁,發出一聲高呼:「冤枉!文青天伸冤……」
說到這裡,頓住話鋒,發出一聲深長的嘆息道:「當時,我強忍心中的悲憤和哀痛,將先兄遺體就地草草掩埋之後,又立即星夜兼程地趕向寒家。
那沙啞語聲道:「咱們三當家的,真不愧『貪鬼』的綽號,總是沉不住氣……」
那蒼勁語聲再度截口道:「不論如何,這種公共場所,咱們還是小心為妙。」
那半百老者仍然是垂首恭應說道:「回大人,草民自己不會寫狀子,也沒人敢代寫,所以,只好面稟大人……」
白文山笑道:「包括你這位曾經有『花|花|公|子』之稱的一切往事。」
「在悲憤交迸之下,當時我立即以本身真氣輸入先兄體內,先兄才悠悠醒轉,斷斷續續地告訴我:『弟弟,我……並沒做出對不起你的事……弟妹她……仍然是……白璧無瑕……』
這是一個風和氣暢,萬里無雲的好天https://www•hetubook•com•com氣。
青衣婦人不由抿唇一笑道:「三隻竹筒,都還在這兒,白大俠還要去哪兒取酒呀!」
白文山微一笑道:「那麼,咱們明天就開始切磋……」
接著,又神秘地一笑道:「同時,這石洞還另有出口,必要時,咱們可以由那兒脫險。」
「反正已經提起來了。」林永年苦笑著接道:「長夜漫漫,咱們就不妨詳細地談談往事也好。」
這情形很明顯,他是怕匕首一擊不中,才跟蹤撲殺,用心可說是歹毒已極。
白文山正容接道:「情深義重,生死不渝,這正是嫂夫人的可敬之處。」
心念轉動中,只見一位鄉農裝束的半百老者,正由人潮中擠向官道,但卻被官道上維持秩序的兵勇所阻。
「是的。」林永年苦笑著接道:「文女俠之事待會兒會談到。」
接著,又是一聲幽幽長嘆。
接著又輕輕一嘆說道:「咱們三當家的,貪功心切,擅自提前發難,形成打草驚蛇的局面,少不了會吃老大的訓斥哩!」
林永年不禁苦笑道:「老弟你這是強人所難啦!」
林永年苦笑道:「那倒不是,不過,我卻有意在先兄面前炫耀一番,讓他瞧瞧我這個不長進的弟弟,是否也有長進的一天。
但那隨護官轎兩旁的文龍、文虎,豈容那刺客再行得逞,自然是一面揮劍截擊,一面震聲大喝道:「拿刺客!」
「是的。」林永年點首接道:「先兄與我,是同父異母所生,所以他的年紀,比我大了二十多歲,先父去世時,我才不過八九歲。」
只聽那那沙啞語聲以真氣傳音說道:「奇怪,一個欽差大人身邊,居然有如此高明的人物,使得咱們三當家的,不但受了傷,還幾乎脫不了身。」
因為他自信為官清正,無愧於心,縱然有人告他,也無非是手下人瞞著他幹的事,自己頂多不過是一個失察之罪!
青衣婦人不由心頭一動道:「如果敵人由那另一出口找來……」
林永年輕輕一嘆道:「但願如此……」
文逸民沉聲說道:「呈上來!」
青衣婦人注目接道:「以白大俠的身手而言,敵勢再強,也困不住你,但要帶著咱們這兩個累贅,突破敵方的封鎖,問題可委實不簡單呢!」
這是一個略帶沙啞的嗓音,但他的話沒說完,卻立即被一個蒼勁的語聲「噓」斷了:「老弟,須防著隔牆有耳。」
白文山蹙眉問道:「林兄的夫人,不是那文家堡的『玉觀音』文素瓊女俠嗎?」
那半百老者的武功,顯然相當了得,以一把短劍獨鬥文龍、文虎二人,兀自節節進逼,銳不可當,幸虧那位三品侍衛劉煜也及時加入,三對一才將那半百老者的瘋狂攻勢阻住。
白文山含笑接道:「據說,當年文、林兩家這一宗喜事,曾經轟動了整個江湖。」
白文山正容說道:「林兄請放心,令侄行蹤,我也曾聽人說過,好像暗中還有武功極高的人維護,想必不致有甚問題。」
白文山長嘆一聲說道:「以後,當林兄你再回『林家堡』時,『林家堡』已成一片劫灰了。」
「以後嗎!」林永年苦笑道:「我越想越不是味道,終於在第三天的深夜,我攜著先兄所手抄的一本本門武功秘笈,悄然出走。」
「是的。」林永年滿臉悽惶神色地接道:「追根究柢,寒舍遭此不幸,我年輕時的不長進是禍根,所以,我拼死救出先嫂和侄兒之後,在內疚神明之下,我不敢現出本來面目,而只以僕人自居。
那蒼勁語聲傳音說道:「這有什麼奇怪的,人家是皇家的駙馬,自然有皇帝身邊的侍衛暗中保護呀!」
微頓話鋒,又www.hetubook.com•com苦笑著接道:「這是我事後才知道的,當我出走之後,先兄與文素瓊也先後離開了『林家堡』,而且,都像我一樣,一直不曾再回去過。」
這當口,最感惶恐萬分的,當推那位湖北巡撫李浩然了。
青衣婦人輕輕地吁了一聲,道:「這樣,我就放心了。」
這時,官轎附近,自然是亂成一片,那些隨護的御林軍,和文逸民所調|教出的八大家將,也吆喝著紛紛圍攏上來,人群中也飛出十幾個蒙面人,一齊撲向文逸民的官轎,以致使得這本來不太寬闊的官道中,展開一場幾乎是人擠人的混戰。
那沙啞語聲道:「我已經注意過了,右邊沒有人,左邊是一個小書呆子,何況,我又沒說明是什麼事情……」
起初,他是在擔心那半百老者,不知是告他一些什麼罪狀,這時,他卻是寧可那半百老者真是告他的對頭冤家才好了。
周幼梅趕到武昌城時,文逸民的儀仗和扈從御林軍,還遠在十里之外哩!但武昌城中,上自巡撫大人,下至平民百姓,都已扶老攜幼地,趕往官道旁去恭候了,其情形之熱烈,比起在南昌城來,更不可以道里計啦!
當林永年、李巧雲與白文山等三人暫時被困朝雲峰頂天然石洞中的同時,那易容改裝,奉文素瓊之命,前往解救文欽差文逸民的周幼梅,也已趕到了武昌。
變出意外,距離又這麼近,如非文逸民本人武功不弱,又因對那半百老者心有所疑,而早已提高了警覺,這一突然發難,哪還有他的命在?
寒芒電閃交織,金鐵交鳴之聲,不斷傳出之間,已將那刺客攔截在官轎之前。
白文山不由為之一愣道:「林兄,我很抱歉!原來我以為你只是一位『花|花|公|子』,卻想不到還有著傷心往事,那就不提也罷!」
接著,才神色一整道:「當我離家出走之後,痛定思痛,乃痛改前非,隱居在洞庭湖濱的一個漁村中,埋頭苦練武功,一直到三年之後,自信武功已與先兄不相上下了,才重出江湖……」
白文山連忙起身笑道:「我去取酒來。」
白文山笑說道:「嫂子,賊子們搜山,頂多也不過搜個十天半月的,總不能窮搜一輩子吧!」
「這倒是實情。」林永年訕然一笑道:「對於『玉觀音』文素瓊,我是心儀已久,卻是一向緣慳一面,當時,我聽到這消息之後,懷著興奮的心情,立即趕了回來,可是,就在洞房花燭之夜,發生了意外的變化……」
白文山漫應道:「如果有甚礙難之處,就把它省掉吧!」
林永年接問道:「萬一被人家搜查到了,咱們豈非……」
白文山笑了笑道:「只是,悶在這兒,未免無聊,我想借此機會,切磋一下武功,不知二位,是否有此興趣?」
一個兵勇,應聲上前,將轎簾挑起。
「當時,雖然寒家一切如常,但我已經熟稔世故,心知此中必然有大蹊蹺,而最可能的敵人,也必然是上官玄所主持的白骨魔宮。
話鋒微微一頓,才輕嘆著接道:「當時,先兄忙於寒家的事業,先母又對我溺愛過分,以致使我從小就在那無拘無束的環境中,養成一種放蕩不羈的性格,等到先兄察覺,想加以糾正時,卻因我已定型,而為時太晚了。當我成年時,正值寒家聲譽如日中天的巔峰時代,於是,我仗著『林家堡』這塊金字招牌,在外面胡作非為,拈花惹草……」
那蒼勁語聲道:「咱們大當家的,比較穩重,心知這次差使,雖然油水甚足,卻不容易吞下去,極可能是去另請得力幫手,早晚間也該和-圖-書到了……」
那半百老者,似乎有點緊張,也似乎有點怯生生地緩步走向官轎前,一直到距官轎丈許距離時,仍不知道跪下,也沒有停止前行的跡象。
就當此時,只見那半百老者恭聲說道:「稟大人,草民雖然沒帶狀子,卻帶著證物。」
白文山接問道:「以後,林兄就一直隱居在南昌城中?」
接著,又輕輕一聲嘆道:「事實上,先兄最後那幾句話,等於是下命令,不答應也不行啦!」
林永年截口一笑道:「白老弟未免太謙虛了,試想,憑咱們這點三腳貓兒的功夫,夠資格同你談『切磋』嗎!」
既然不便擠,她只好提起腳後跟,抬頭向官道上注視著。
林永年道:「我已請巧雲將令師兄的信物交給他,叫他前往投奔令師兄,但願他能順利到達,莫再撲空才好。」
林永年點點頭道:「可以這麼說,不過,在此之前,還有一段因果,必須加以說明。」
所以,一直到文逸民那一乘八抬大轎和扈從人員由她面前經過之後,依然沒什麼發現。
白文山點點頭道:「是的,這是最笨,卻也是最安全的辦法。」
白文山截口接問道:「對了!令侄究將何往?」
片刻之前,文逸民還是那麼和藹可親,沒一點官架子,但此刻,卻突然之間,變得官腔十足,神情語氣,都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。
真是說時遲,那時快,但見寒芒一閃,一把雪亮的匕首,電疾地向端坐官轎中的文逸民射去。
這情形,別人可能沒注意到,但有心人的周幼梅,卻不由心頭為之一動,有意無意之間,向官道上擠過去。
「於是,我在家中,僅僅呆了一天,又立即改裝易容,投入江湖,暗查先兄的下落,當然,我暗中偵察的箭頭,也是指向『白骨魔宮』。
刺客離去之後,那些驚魂甫定的大小地方官兒,又都是誠惶誠恐地圍聚文逸民的官轎之前。
可是,眼前的情況,可就嚴重多了,撇開眼前的刀光劍影所形成的驚險場面不說,光是那文逸民的官轎中,不聞一絲聲息,就夠他心底直冒寒意啦!因而一時之間,他只有兩腿篩糠,渾身冷汗涔涔,臉色忽青忽白,直打哆嗦。
傳音至此,只聽那蒼勁語聲中,忽然充滿了懍駭語氣地揚聲問道:「你?你是誰?……怎麼會進來的?」
這當口,反而是那本來是為了維護文逸民的安全,專程趕來武昌的周幼梅,顯得特別鎮靜。
但周幼梅是何等功力,她以「翡翠船」中的「截音神功」凝神竊聽之下,還是聽得清清楚楚。
微頓話鋒輕輕一嘆道:「以往的一切,都已成過眼雲煙,提起來,未免使人徒增惆悵而已。」
白文山截口笑道:「嫂子請放寬心,那另一出口,已在我住進這兒時,予以嚴密封死,如今,縱然要我自己去找,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哩!」
但那半百老者,卻已隨著匕首發射之勢,騰身而起,跟蹤向官轎飛撲。
林永年苦笑道:「當所有鬧新房的賀客,都退出洞房之後,先兄卻將我叫到他的書房中,提出了出人意外的要求。
青衣婦人同時笑道:「『翡翠船』武學,多少人夢寐以求而不可得,此刻,白大俠肯自動傳給我們,豈有不感興趣之理!」
白文山注目接問道:「就是那已故的林家堡堡主,林大年大俠?」
文逸民自從在南昌城以鐵腕懲治兩湖總督莫榮,並將莫榮的獨子就地正法之後,可說是聲威震撼朝野,車騎所至,沿途百姓莫不萬人空巷,香花頂禮,夾道歡呼。
只見文逸民一聲驚呼,仰身栽倒,轎簾也隨之放了下來。
「林兄,別咬文嚼字了。」白文山含笑接問道:「賢伉儷是否須要歇和圖書息一下?」
當然,她這種行動,無異是大海撈針,不會有什麼效果。
林永年也苦笑道:「可是,先兄振振有詞地說:『這事情,只有咱們三個當事人知道,對林家名聲,絕無影響,對你,更是談不到有甚損失。』末了,他,更是以命令式的語氣說道:『我已經決定這樣做了,這事情,你不答應也不行。』他那些話,雖然混帳,卻也不能說沒一點歪理,我是在外面鬼混慣了,對女人的貞操並不重視,於是,在既好氣,又好笑,也感到新奇的情況之下,竟一口答應下來。」
青衣婦人蹙眉接道:「白大俠之意,是咱們暫時按兵不動?」
周幼梅聽得既好笑,又好奇,忍不住由壁縫中窺向隔室。
果然,那十幾個刺客,於殺傷五個文逸民的扈從人員和七八個御林軍之後,立即呼嘯著離去。
當她敏捷地擠向文逸民所經之處時,那乘八抬大轎,已經停下來,轎中傳出文逸民的威嚴語聲道:「別嚇了他,讓他前來。」
「經過將近三個月的暗查,雖然仍未獲得先兄的消息,但卻已由各方面的跡象中,意識到蘇州方面,必然有重大事故發生。」
接著,又正容說道:「而且,我住進這兒時,就是由那另一入口進來,以後發現這天險出口之後,才將那頭封死,所以,我敢保證,這兒絕對不致被人搜到。」
「咚」地一聲,半百老者已直挺挺地跪在官轎之前,官轎中傳出文逸民的語聲道:「這位老人家,狀告何人?」
因為這位李浩然,雖然說不上愛民如子,但平常官聲甚佳,這會兒怎會有人攔轎控告他呢?
因此,當所有旁觀的人,都震驚得目瞪口呆時,她卻是若無其事地做壁上觀。
一路上沒有再發生事故,回到城內之後,已經是黃昏時分周幼梅在客棧中盥洗更衣之後,正準備出外進晚餐時,隔壁房間中,卻傳來一聲深長的嘆息道:「唉!真可惜,眼看大把白花花的銀子,已經到手了,卻又……」
這情形,除非周幼梅不怕洩漏身份,否則,要想擠到官道旁邊去,可委實不易。
「鍾馗?沒聽說過江湖中有這麼一號人物。」
周幼梅自然懶得注意這些官場中的繁文褥節,只是蹙眉低語道:「奇怪!那些人,竟然就這麼算了……」
文龍一蹙濃眉,沉聲喝道:「跪下!」
林永年微一沉思,才幽幽地接道:「其實,我當時的武功,實在差勁得很,但一般江湖朋友,懾於『林家堡』的威名,都讓著我幾分,以致使我自以為武功很高強,更加胡作非為起來。當然,弄出事情來了,人家都找上『林家堡』,但經先兄好言安撫,並賠償損失之下,也就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了。終於,在接連出了幾次大亂子之後,先兄使出了一記絕招,未經我同意,就代我聘定了文家堡主的令妹,『玉觀音』文素瓊女俠為妻,並派出飛騎,敦促我立即返家完婚……」
而且,由於文逸民那仰身栽倒,所顯示的應變速度之快與乾淨俐落,斷定文逸民決非是一個不懂武功的人,其身手,也決不致太差。
文逸民的語聲接道:「呈上狀子來!」
林永年不禁欣然而喜道:「固我所願也,只不敢請耳!」
暗中竊聽的周幼梅,不由心頭一動地暗忖著:「『貪鬼』?方才那行刺文大人的半百老者,莫非是『太行五鬼』中的老三,『貪鬼』任寶山……」
「所以,他希望我體念他這個哥哥,將新婚的初夜權讓給他,並且最好是連續讓他三宵……」
那沙啞語聲似乎沒再接腔,但實際上卻是改以真氣傳音在說話。
他,是一省之長,如果身為駙馬爺的欽差大人文逸民,在他的轄區之m.hetubook.com.com內送了命,那後果還能設想嗎!
文龍沉聲喝道:「放他過來!」
有了文龍的吩咐,那兵勇的責任已了,當下他恭喏一聲之後,向那半百老者揮揮手道:「好,你可以過去,要小心一點。」
那蒼勁語聲怒喝道:「我問你是誰?」
白文山笑道:「方才我已說過,切磋武功,由明天開始,現在,我倒想聽聽有關林兄自己的事。」
那些人,雖然沒達到行刺文逸民的目的,卻是全軍而退,僅僅那半百老者的左臂,中了文虎的一劍,也不怎麼嚴重。
「可是,當我回到寒舍時,才知道先兄和文素瓊二人,也先後出走,一直杳無音訊。
青衣婦人搖了搖頭,林永年卻眉飛色舞地笑道:「本來就沒有睡意,此刻,一聽到老弟要傳授我們那『翡翠船』中的絕代武學,更加顯得特別興奮起來。」
白文山訝問道:「發生了什麼變化?」
「鍾馗。」
話鋒微微一頓,才幽幽地一嘆道:「以往的衣香鬢影,風流韻事,都已成了昨日黃花,如今,只有她這一個死心眼的人,還死心塌地地跟著我。」
只聽一個陰陽怪氣的語聲笑道:「當然是推門進來的嘛……」
半百老者抬起頭來,現出一張膚色黝黑,卻有著一雙三角眼的老臉,向文逸民呆呆地注視著。
只聽官轎內傳出文逸民的清朗語聲道:「本部堂沒事,諸位大人請立即起程回城……」
文逸民的語聲喝道:「挑簾!」
「文素瓊的美艷,是有目共睹的,他也是一個具有七情六慾平常人,美色當前,能不怦然心動?
「可是,饒我趕得快,也只僅僅將先嫂與志強侄兒救出,可憐寒家三百餘口,無一倖免。」
聽她這語氣,敢情她方才之所以表現得那麼好整以暇,還是另有所待哩!
林永年點首答道:「正是。」
至於那十幾個刺客,雖然來勢洶洶,但其目的,顯然是在掩護那首先發難的半百老者脫逃,不致對文逸民構成威脅。
林永年苦笑如故道:「白老弟誤會了,林永年雖然不敢自詡為頂天立地的大丈夫,但卻自信,生平絕對不曾做過不可對人言之事,不過……」
以手指了指偎坐身旁的青衣婦人,苦笑著接道:「她,也是我當年所結識的紅粉知音一位,姓李,名巧雲……」
這一說,不但使那緊隨官轎肅立著的湖北巡撫李浩然心頭一驚,也使人潮中發出一陣竊竊私語。
只聽那沙啞語聲又「咦」了一聲道:「咱們那另外四位頭兒,怎麼還沒來?」
白文山不由截口訝問道:「李巧雲?莫非就是當年有『女煞星』之稱的李巧雲女俠?」
官轎旁的文龍、文虎二人,早已飄身下馬,見狀之下,文龍揚聲問道:「那位老人家,方才是你呼冤?」
「白老弟試想,當時,我哪有心情聽他這些,立即截口問道:『大哥,仇人是誰?』但他說出『白骨魔宮』與『臥虎莊』之後,又立即斷斷續續地說道:『弟弟,我是因為沒法……將你導入正途中,才……想出這個……笨法子……想藉以刺|激你……發憤圖強,沒……想到你……』當時,我一面加強輸入真氣,一面截口接道:『大哥,別說話,性命要緊!』但他卻搖頭苦笑道:『弟弟……我……我已經不行了,能在臨死以前,見你一面,並說出心裡的話,我是死也瞑目了,弟弟,別再浪費真氣了,趕快回家去,可能還來得及將你侄兒救出來。』一提到家,我的心中不由往下一沉,也就在此同時,先兄已溘然長逝。」
「他說:『林家堡』雖然是繼承先父餘蔭,卻是在他手中,一手發揚光大,自己辛苦大半生,卻不曾享受到真正的人生樂趣。
白文山注目問道:「以後呢?」
  • 字號
    A+
    A-
  • 間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模式
    白天
    夜間
    護眼
  • 背景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書簽